当前位置: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 www.4166.com > 攻关日本籍仲裁庭长,探究中菲南海争议仲裁案

攻关日本籍仲裁庭长,探究中菲南海争议仲裁案

文章作者:www.4166.com 上传时间:2019-07-19

  英国广播公司称,菲律宾和中国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不过中国对该公约有排除性声明,即领土主权、岛礁争议不适用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常设仲裁法庭今年6月表示已接获中国不接受仲裁的照会,但同时说:“仲裁庭铭记《公约》赋予它确定其自己的程序的义务,并同时‘保证争端每一方有陈述意见和提出其主张的充分机会’。”

  【环球军事报道】英国广播公司称,菲律宾和中国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不过中国对该公约有排除性声明,即领土主权、岛礁争议不适用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常设仲裁法庭今年6月表示已接获中国不接受仲裁的照会,但同时说:“仲裁庭铭记《公约》赋予它确定其自己的程序的义务,并同时‘保证争端每一方有陈述意见和提出其主张的充分机会’。”

摘要: 7月12日,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将公布所谓最终裁决。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就中菲有关南海“海洋管辖权”争端提起强制仲裁,并声称其依据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 ...  原标题:解读|关于南海仲裁案全世界必须要知道的10个问题  7月12日,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将公布所谓最终裁决。  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并推动南海仲裁案,在国际上闹得沸沸扬扬,中国官方近期密集发声回应驳斥,反复强调依据国际公法,仲裁庭对本案及有关事项没有管辖权。  仲裁案由何而来?背后有哪些内幕?中国为何不接受不参与?将怎样刺激本就复杂的南海局势?将对南海和平有何影响?……央视新闻特别梳理了十问十答,让您简单、清晰地看清南海仲裁案的错误本质。  一问:南海仲裁案由何而来?中国为何不参与不接受?  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就中菲有关南海“海洋管辖权”争端提起强制仲裁,并声称其依据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  2014年12月7日,中国政府发表关于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全面系统阐述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仲裁以及仲裁庭对本案明显没有管辖权的立场和理据,未来裁决结果作出后,也将不承认、不执行。  有人说,中国不接受、不参与,可能要被扣上“藐视国际法”和“怕输”的帽子。对此,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曾打了个形象的比喻来反驳:“足球场上,一支球队如果明知对手和裁判已经串通一气‘吹黑哨’,怎么还会同意进入赛场比赛?不仅球队不会接受,广大球迷和观众也不会接受。”  二问:什么是强制仲裁?为何说南海案仲裁庭没有管辖权?  如果说菲律宾都没有“比赛资格”,那这个“黑哨”还执意吹罚比赛显然就是荒谬的,况且这个“黑哨”也根本不具备裁判资格。  先来了解什么是强制仲裁?这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创立的一种新程序。但是,强制仲裁同谈判协商等方式相比,是次要的、补充性的方式。它的适用有多项条件限制的,而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未满足其中的任何条件。在此列举主要三项:  首先,菲律宾所提诉求本质上属于领土主权争端,而这不属于《公约》适用的事项,更不属于强制仲裁程序的适用范围,仲裁庭无权管辖。  其次,如果有关争端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等,缔约国有权声明不接受强制仲裁。安理会“五常”中,除美国未加入《公约》外,其他四个国家都进行了排除性声明。这种排除对于其他缔约国而言具有法律效力,对于上述被一国排除的争端,其他国家不得提起,仲裁庭也无权管辖。仲裁庭此次将“与海域划界相关的争端”解释为“海洋划界本身的争端”,大大缩小了该排除性事项的范围,是对《公约》条款的错误解释。这种偷换概念的做法,违背了《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的制度设计和立法本意。  再次,《公约》规定,如果当事方自行选择了其他方法解决有关争端,也不应提起强制仲裁,仲裁庭也没有管辖权。如前所述,中菲还达成了通过谈判方式解决在南海的争端的协议,菲律宾无权单方面提请仲裁。  总之,菲律宾提起仲裁没有满足上述任何一个条件,属于典型的滥用《公约》规定的强制仲裁程序。正是基于上述原因,这个仲裁庭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其仲裁事项更谈不上所谓承认和执行的问题。  三问:菲律宾炮制了哪些我们莫须有的“罪名”?  菲律宾单方面提出的仲裁事项大致分三类:一是中国在南海主张的“历史性权利”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符;二是中国依据南海若干岩礁、低潮高地和水下地物提出的200海里甚至更多权利主张与《公约》不符;三是中国非法干涉菲律宾基于《公约》所享有和行使的权利。  中国南海九段线  明眼人一看便知,菲律宾提出的所谓仲裁申请,实质目的是利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强制仲裁机制的漏洞,否定“九段线”的意义和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从法律上否定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将其非法窃取中国南沙岛礁的行为合法化。  四问: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理亏在什么地方?  沿用前文“足球比赛”的比喻,中国之所以“不同意进入赛场比赛”,还因为菲律宾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对手,菲律宾单方面提前仲裁本身就违背国际法,而且是多重违法,也可以说是背信弃义。  第一,它违反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精神。2002年,中国和东盟十国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指出,“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而菲律宾违反其在《宣言》中所作承诺。  2013年9月20日,美国及菲律宾在菲律宾海军基地举行联合军演,军演地点距黄岩岛仅240公里。(图/CFP)  第二,它违反了长期以来中国和菲律宾政府之间达成的谅解。这个谅解就是双方要通过友好协商来处理南海分歧。如2011年9月1日,时任菲总统阿基诺访华,中菲发表联合声明重申通过和平对话处理南海争议。菲律宾随意背弃承诺,其国际信誉何在?  第三,它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的相关原则,即进行仲裁的前提,是必须穷尽所有的政治和外交手段,而实际上中菲之间在南海问题上曾保持着沟通。菲律宾事先没跟中国有任何沟通,就一纸诉状递到仲裁庭,这是别有用心。  五问: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如何形成?都有谁?  再来认识一下前文所描述的“黑哨”,即所谓南海仲裁案仲裁庭。  国际海洋法法庭时任庭长柳井俊二在接受菲律宾2013年1月强行提出的仲裁案后,于当年5月组成由五名专业人士组成的仲裁庭。根据仲裁庭书记处公布的消息,五人临时仲裁庭包括:  菲律宾方面指派国际海洋法法庭现任法官、德国人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在仲裁庭中代表菲律宾;由于中方不参与仲裁,因此剩余4人均由柳井俊二指派。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柳井俊二到底是什么来头?  柳井俊二现年79岁,在日本外交部门工作40多年,曾任日本外务省次官和驻美大使,2005年成为国际海洋法庭法官,2011年至2014年担任国际海洋法庭庭长。  柳井被认为是日本右翼鹰派人物的代表,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核心智囊,是日本推进修宪和加强美日军事同盟的法律推手。  此人出任庭长,裁判官由他任命,仲裁庭的公正性可想而知。12 / 2 页下一页

【看世界 环球视野】建立在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非法行为和诉求基础上的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就涉及领土主权及海洋划界等仲裁庭本无管辖权的事项作出了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台前:法官受人操纵 提供有偿服务2013年1月,菲律宾开始叫嚣在国际海洋法法庭上反对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主张, 并于1月22日单方面就中菲有关南海问题提起强制仲裁,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应运而生——作为仲裁法庭的主要构成部分,5人仲裁小组于当年6月21日“组建”完成。其中,菲方指定国际海洋法法庭现任法官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德国籍)在仲裁庭中代表菲律宾,其余四位仲裁员分别是托马斯·门萨(英国与加纳国籍)、让·皮埃尔·科特(法国籍)、阿尔弗莱德·松斯(荷兰籍),以及“代表”中国出席法庭的斯坦尼洛夫·帕夫拉克(波兰籍)。五人中,阿尔弗雷德·松斯是一名教授,其余四人都是国际海洋法法庭现任或前任法官,其中托马斯·门萨担任临时仲裁庭主席——托马斯·门萨以往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明显支持菲律宾。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菲方指定的法官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外,其余四人均由国际海洋法庭庭长柳井俊二指派,包括所谓“代表”中国出席的法官。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13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南海白皮书发布会上指出,这个仲裁庭不是国际法院,仲裁庭作出的裁决是非法、无效的。他还表示,这个仲裁庭的五名仲裁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的钱,不清楚,他们是有偿服务的。所以说,这个案子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以来第一个所谓依据公约附件七设立的临时仲裁庭,但这个仲裁庭的运作出乎当年公约制定者们的期待和预料,创造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例。柳井俊二现年79岁,在日本外交部门工作40多年,曾任日本外务省次官和驻美大使,2005年成为国际海洋法庭法官,2011年至2014年担任国际海洋法庭庭长。柳井出任庭长时,韩国就曾担忧日本政府因此在竹岛(韩国称“独岛”)主权争议方面获利,柳井当选产生直接导致韩国更加排斥国际海洋法法庭。柳井被认为是日本右翼鹰派人物的代表,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设立的私人咨询机构“安全保障法制基础再构筑恳谈会”的主席。一个总部设在德国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的庭长、曾是安倍幕僚的右翼分子,如何能在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组织起临时仲裁庭?《环球时报》3月26日报道指出,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争端提交国际海洋法法庭后,柳井俊二欲“强行”仲裁南海争端,因而组成临时仲裁庭。令人疑惑的是,国际海洋法法庭承认在菲律宾的要求下,柳井俊二的确“介入”到仲裁庭成员的任命程序中。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一旦国际仲裁法庭组成五方仲裁团,国际海洋法法庭将开始听取双方的论据,而柳井俊二作为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在此仲裁中拥有仲裁权。据日媒透露,在日本有“条约局帮派”的说法,是指在外务省中以原条约局(现在为国际法局)局长为中心形成的人脉。而柳井俊二正是这“帮派”中的代表人物。为什么称为“帮派”呢?原来这些人都极力策划安保法案,想方设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努力让自卫队“冲出日本,走向世界”。日媒认为他们起的作用有时甚至大过首相。柳井俊二始终站在要求重新解释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最前线,是彻头彻尾的右翼分子。如此一人成为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的“推手”,并普遍被外媒视为仲裁庭“第六人”,该案所谓最终裁决结果的公正性可想而知。幕后:美日菲联手围堵另有他图《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5部分第3节第298条规定,如果当事方之间的争端涉及到大陆或岛屿主权,则不应该接受强制仲裁,可见国际海洋法法庭从法理上理应做出对此案不具备管辖权的结论。中国不参加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案有坚实的法律依据,仲裁庭所谓裁决非法、无效。为何由菲律宾单方面提出设立的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能够掀起这场政治闹剧?被媒体普遍视为“一手牵着美国,一手拉着安倍”的反华急先锋柳井俊二的胆量从何而来?“柳井俊二是日本官员,他的思维和对国际形势的判断会带有日本色彩,反映的更多日本官方的利益,并且会潜移默化将日本的利益诉求带到南海仲裁中去,包括仲裁委员会成员构成、安排,体现不出公正合理的国际法律原则。”外交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日本问题专家周永生表示,日本一方面在海洋权益上和中国进行争夺,另一方面着眼于与美国加强联盟,所以决定了临时仲裁庭的裁决是一个“政治决断”,不可能是公正的裁决。围绕南海问题,至今仍拒绝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美国竭尽对中国指责之能事,相继给中国扣上了好几顶大帽子:“南海军事化”“破坏南海航行自由”“改变南海现状”“大国欺负小国”等等,还在南海一次次“秀肌肉”,无非是为菲方推进南海仲裁案站台,借机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反观美日自身,在尼加拉瓜诉美国案、澳大利亚诉日本捕鲸案等案的处理中,表现出无合法理由即藐视法庭裁决的行动,令人疑惑。英国牛津大学国际公法副教授安东尼奥斯指出,菲律宾试图将一部分争议“切割”出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之外,要求仲裁庭就其中数个单独岛礁的法律地位及其海洋权利进行裁定,以便仲裁庭能对有关仲裁事项拥有管辖权。“但是,考虑到这些仲裁事项与主权、海洋划界等问题在本质上内在交织,而仲裁庭对相关主权及海洋划界问题其实没有管辖权。”此外,菲方还违背同中方达成的通过谈判方式解决南海争端的协议,在诉诸仲裁前没有尽到就争端解决方式与中国交换意见的义务。以上两点均违背了能够提起仲裁的前提。在国内外不少专家看来,一些西方舆论之所以利用南海仲裁案做文章,就是要把中国打造成不遵守国际法、不负责任的形象,然后靠此事打压遏制中国。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1 中国南海岛礁

  德国电信网7日报道说,最新的文件向国际社会解释了中国为什么拒绝国际仲裁的原因,但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由国际法官组成的仲裁庭仍可对此案作出仲裁,不过,仲裁庭无法强制执行裁决。有分析称,实际上菲律宾挑起的仲裁最后根本落实不了,顶多让中国难受一下。

  德国电信网7日报道说,最新的文件向国际社会解释了中国为什么拒绝国际仲裁的原因,但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由国际法官组成的仲裁庭仍可对此案作出仲裁,不过,仲裁庭无法强制执行裁决。有分析称,实际上菲律宾挑起的仲裁最后根本落实不了,顶多让中国难受一下。

  7月12日,建立在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非法行为和诉求基础上的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就涉及领土主权及海洋划界等仲裁庭本无管辖权的事项作出了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对此,中国政府多次郑重声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对此案没有管辖权。仲裁庭裁决是非法无效的,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菲律宾做了不少公关。据菲驻德使馆网站的报道,菲律宾驻德国大使去年10月曾邀请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柳井俊二出席亚太使团午餐会,两人就“国际海洋法法庭在裁决国际海洋争端中的重要性,以及柳井俊二主席治下的国际海洋法法庭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作成就”进行了对话。菲律宾驻德国大使称,国际合作必须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包括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南海问题成为亚太地区的一个中心议题。柳井俊二在致辞以及与其他大使的对话中解释了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决争端的程序。他还就国际海洋法法庭的一些最新进展进行了阐释,尤其是与亚太地区相关的一些进展。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菲律宾做了不少公关。据菲驻德使馆网站的报道,菲律宾驻德国大使去年10月曾邀请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柳井俊二出席亚太使团午餐会,两人就“国际海洋法法庭在裁决国际海洋争端中的重要性,以及柳井俊二主席治下的国际海洋法法庭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作成就”进行了对话。菲律宾驻德国大使称,国际合作必须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包括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南海问题成为亚太地区的一个中心议题。柳井俊二在致辞以及与其他大使的对话中解释了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决争端的程序。他还就国际海洋法法庭的一些最新进展进行了阐释,尤其是与亚太地区相关的一些进展。

  台前:法官受人操纵 提供有偿服务

  柳井俊二曾任日本驻美大使,2011年10月出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他的出任曾引起中韩等同日本有海洋领土争端国家的担忧。

  柳井俊二曾任日本驻美大使,2011年10月出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他的出任曾引起中韩等同日本有海洋领土争端国家的担忧。

  2013年1月,菲律宾开始叫嚣在国际海洋法法庭上反对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主张, 并于1月22日单方面就中菲有关南海问题提起强制仲裁,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应运而生——作为仲裁法庭的主要构成部分,5人仲裁小组于当年6月21日“组建”完成。其中,菲方指定国际海洋法法庭现任法官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德国籍)在仲裁庭中代表菲律宾,其余四位仲裁员分别是托马斯·门萨(英国与加纳国籍)、让·皮埃尔·科特(法国籍)、阿尔弗莱德·松斯(荷兰籍),以及“代表”中国出席法庭的斯坦尼洛夫·帕夫拉克(波兰籍)。

  许利平认为,国际仲裁的介入使南海问题更加复杂化,不利于局势的稳定与南海的和平。菲律宾在经济上想搭上中国的便车,政治上又想通过仲裁获得好处,这是一步“险棋”也是一步“臭棋”。尽管菲律宾装成受欺负的样子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但它不可能得到实际利益。

攻关日本籍仲裁庭长,探究中菲南海争议仲裁案出炉的台前与幕后。  许利平认为,国际仲裁的介入使南海问题更加复杂化,不利于局势的稳定与南海的和平。菲律宾在经济上想搭上中国的便车,政治上又想通过仲裁获得好处,这是一步“险棋”也是一步“臭棋”。尽管菲律宾装成受欺负的样子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但它不可能得到实际利益。▲【庄铭灯 青木 孙微 邢晓婧】

  五人中,阿尔弗雷德·松斯是一名教授,其余四人都是国际海洋法法庭现任或前任法官,其中托马斯·门萨担任临时仲裁庭主席——托马斯·门萨以往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明显支持菲律宾。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菲方指定的法官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外,其余四人均由国际海洋法庭庭长柳井俊二指派,包括所谓“代表”中国出席的法官。

攻关日本籍仲裁庭长,探究中菲南海争议仲裁案出炉的台前与幕后。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13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南海白皮书发布会上指出,这个仲裁庭不是国际法院,仲裁庭作出的裁决是非法、无效的。他还表示,这个仲裁庭的五名仲裁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的钱,不清楚,他们是有偿服务的。所以说,这个案子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以来第一个所谓依据公约附件七设立的临时仲裁庭,但这个仲裁庭的运作出乎当年公约制定者们的期待和预料,创造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例。

  推手:日本右翼鹰派代表人物

  柳井俊二现年79岁,在日本外交部门工作40多年,曾任日本外务省次官和驻美大使,2005年成为国际海洋法庭法官,2011年至2014年担任国际海洋法庭庭长。柳井出任庭长时,韩国就曾担忧日本政府因此在竹岛(韩国称“独岛”)主权争议方面获利,柳井当选产生直接导致韩国更加排斥国际海洋法法庭。柳井被认为是日本右翼鹰派人物的代表,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设立的私人咨询机构“安全保障法制基础再构筑恳谈会”的主席。

  一个总部设在德国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的庭长、曾是安倍幕僚的右翼分子,如何能在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组织起临时仲裁庭?《环球时报》3月26日报道指出,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争端提交国际海洋法法庭后,柳井俊二欲“强行”仲裁南海争端,因而组成临时仲裁庭。令人疑惑的是,国际海洋法法庭承认在菲律宾的要求下,柳井俊二的确“介入”到仲裁庭成员的任命程序中。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一旦国际仲裁法庭组成五方仲裁团,国际海洋法法庭将开始听取双方的论据,而柳井俊二作为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在此仲裁中拥有仲裁权。

  据日媒透露,在日本有“条约局帮派”的说法,是指在外务省中以原条约局(现在为国际法局)局长为中心形成的人脉。而柳井俊二正是这“帮派”中的代表人物。为什么称为“帮派”呢?原来这些人都极力策划安保法案,想方设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努力让自卫队“冲出日本,走向世界”。日媒认为他们起的作用有时甚至大过首相。柳井俊二始终站在要求重新解释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最前线,是彻头彻尾的右翼分子。如此一人成为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的“推手”,并普遍被外媒视为仲裁庭“第六人”,该案所谓最终裁决结果的公正性可想而知。

  幕后:美日菲联手围堵另有他图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5部分第3节第298条规定,如果当事方之间的争端涉及到大陆或岛屿主权,则不应该接受强制仲裁,可见国际海洋法法庭从法理上理应做出对此案不具备管辖权的结论。中国不参加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案有坚实的法律依据,仲裁庭所谓裁决非法、无效。为何由菲律宾单方面提出设立的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能够掀起这场政治闹剧?被媒体普遍视为“一手牵着美国,一手拉着安倍”的反华急先锋柳井俊二的胆量从何而来?

  “柳井俊二是日本官员,他的思维和对国际形势的判断会带有日本色彩,反映的更多日本官方的利益,并且会潜移默化将日本的利益诉求带到南海仲裁中去,包括仲裁委员会成员构成、安排,体现不出公正合理的国际法律原则。”外交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日本问题专家周永生表示,日本一方面在海洋权益上和中国进行争夺,另一方面着眼于与美国加强联盟,所以决定了临时仲裁庭的裁决是一个“政治决断”,不可能是公正的裁决。

  围绕南海问题,至今仍拒绝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美国竭尽对中国指责之能事,相继给中国扣上了好几顶大帽子:“南海军事化”“破坏南海航行自由”“改变南海现状”“大国欺负小国”等等,还在南海一次次“秀肌肉”,无非是为菲方推进南海仲裁案站台,借机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反观美日自身,在尼加拉瓜诉美国案、澳大利亚诉日本捕鲸案等案的处理中,表现出无合法理由即藐视法庭裁决的行动,令人疑惑。

  英国牛津大学国际公法副教授安东尼奥斯指出,菲律宾试图将一部分争议“切割”出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之外,要求仲裁庭就其中数个单独岛礁的法律地位及其海洋权利进行裁定,以便仲裁庭能对有关仲裁事项拥有管辖权。“但是,考虑到这些仲裁事项与主权、海洋划界等问题在本质上内在交织,而仲裁庭对相关主权及海洋划界问题其实没有管辖权。”此外,菲方还违背同中方达成的通过谈判方式解决南海争端的协议,在诉诸仲裁前没有尽到就争端解决方式与中国交换意见的义务。以上两点均违背了能够提起仲裁的前提。

  在国内外不少专家看来,一些西方舆论之所以利用南海仲裁案做文章,就是要把中国打造成不遵守国际法、不负责任的形象,然后靠此事打压遏制中国。

  澄清:联合国和国际法院与其撇清关系

  在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所谓最终仲裁引起了公愤时,联合国中文官微13日发文称,所谓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与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微博原文称,“国际法院是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根据《联合国宪章》设立,位于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这座建筑由非营利机构卡内基基金会为国际法院的前身常设国际法院建造。联合国因使用该建筑每年要向卡内基基金会捐款。和平宫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不过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据中国驻荷兰使馆网站消息,常设仲裁法院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常设法院,它只有一份由成员国提出的仲裁员名单。如果成员国将其争端诉诸仲裁,便可在名单中选定仲裁员,再由选定的仲裁员推选首席仲裁员组成仲裁庭。在国际常设法院和国际法院建立后,常设仲裁法院长期缺乏案源,其作用和影响力日益减小。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就在荷兰海牙和平宫内—但联合国官微事实上承认了所谓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与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国际法院也在其网站首页发布提示信息,声明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由常设仲裁法院下的一个特别仲裁庭做出。国际法院作为完全不同的另一机构,至始至终未曾参与该案。

  7月12日,中国外交部对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裁决发出声明,表明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任何情况下不受仲裁裁决的影响,中国反对且不接受任何基于该仲裁裁决的主张和行动。中国政府重申,在领土问题和海洋划界争议上,中国不接受任何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不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争端解决方案。中国政府将继续遵循《联合国宪章》确认的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包括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和平解决争端原则,坚持与直接有关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有关争议,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不顾中方核心利益、不顾国际社会反对的“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终将烟消云散。正如外交部长王毅在今年3月的人大记者会上所言:“历史终将证明,谁只是匆匆过客,谁才是南海真正的主人。”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www.416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攻关日本籍仲裁庭长,探究中菲南海争议仲裁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