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 www.4166.com > 多次使舰船脱险,永暑礁气象观测站27年来取得数

多次使舰船脱险,永暑礁气象观测站27年来取得数

文章作者:www.4166.com 上传时间:2019-05-03

  记者今天从海军机关了解到,南沙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建站27年来,共取得南沙海区水文气象观测数据500多万条。为过往南海的中外船只提供了可靠的航海水文气象保障,为国际减灾和海洋气象预报研究、促进世界各国人民和平利用海洋资源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据新华社微博今天透露,为了满足南海海洋环境保护、海洋防灾减灾、科研以及海上航行安全等日益增长的保障需求,国家海洋局在南沙永暑、渚碧、美济三大岛礁开展了海洋观测中心、海洋科研设施等五大项目的建设,2017年1月1日,海洋气象、水文观测、常规海洋环境监测将投入业务化运行,南沙三大岛礁海洋环境预报也将同期发布。

    在祖国漫长的海岸线上,布设有百多个海洋环境监测站。这些海洋站是海洋系统最基层的单位,如同神经末梢般实时把海洋的动态信息传送、汇总。数十年如一日,这些看似平凡的站点却记述着一段段不平凡的岁月。

图片 1 站在南海前哨,李文波气宇轩昂。南海舰队政治部提供

图片 2   李文波(右)和战友一起开展科研

  1988年1月,我国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委托,在南沙永暑礁建设有人驻守的海洋观测站,被编为全球海平面联测网第74号站。该海洋观测站是我国最南端的海洋气象观测站,也是我国第一个国际性海洋气象观测站。主要任务是观测风向、风速、气温、湿度、蒸发、日照、云量、雷暴、能见度、降雨量和水温、潮位、波浪、海水盐度、海发光等近20个项目的南海海区水文气象要素。

图片 3 建设中的永暑礁

 

  第一次见到李文波,是在南沙群岛的永暑礁上。中等身材,黝黑,寡言,一身海洋迷彩散发着汗酸气味——他是那种多看几眼也难以留下印象的人。

  高温、高盐、高湿的南沙岛礁是他的家,他深知守礁责任重大,任凭风吹雨打、烈日炙烤,20年坚守不离不弃。20年来,他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了140多万组水文气象数据,向世界展示着中国军人的风采;20年来,他用忠诚书写青春的无悔与壮丽。

  该站参与国际间的资料交换,为过往船只提供航海水文气象保障。通过国家海洋局每月向世界气象组织提供1次月平均潮位资料、每5分钟提供1次实时潮位资料。为天气预报、热带海洋环境研究提供了可靠资料。中央电视台每天播放的南沙天气预报和海浪预报,主要就是依据该站提供的观测资料。

多次使舰船脱险,永暑礁气象观测站27年来取得数据500多万条。  什么是海洋环境预报?据观察者网查询,今年8月15日,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推出“美丽海岛海洋环境预报”,以满足公众海岛游时对海洋环境状况的需求。中国青年网报道称,这也是我国首个专门针对海岛旅游的海洋环境预报产品。

  南沙群岛,位于中国海疆的最南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不仅扼太平洋至印度洋海上交通之要冲,为东亚通往南亚、中东、非洲、欧洲必经的国际重要航道,也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通道和国家安全的重要屏障。南沙海洋站位于祖国南沙群岛的永暑礁上,自建成以来,便担负着海洋环境观测监测和为国守边的重任。

  “大学生,来南沙20年了。”他的政委向我介绍。

  他,就是被广东省委授予“南粤楷模”荣誉称号的南海舰队南沙守备部队气象工程师李文波。

  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目前由海军与国家海洋局共同派人值班。为保障该海洋气象观测站的正常运行,27年来,海军先后派出100余批次、1000多名官兵值守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海洋气象分队多次被总部评为全军气象水文保障先进单位,多人被评为全军优秀气象水文工作者,涌现出一等功臣、“感动中国”十大人物李文波等一批先进典型。气象工程师李永强为南海的海洋气象观测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美丽海岛海洋环境预报涵盖了我国多个以海岛风光著称的岛屿,从北到南包括觉华岛、刘公岛、连岛、嵊泗列岛、南麂岛、嵛山岛、湄洲岛、上川岛、涠洲岛、永兴岛;还有部分彰显我国主权的重要维权岛礁,包括钓鱼岛、黄岩岛、永暑礁等。

 

  我的心一动,禁不住回望他一眼,那一头花白头发有些触目。

  在9月30日颁奖晚会上,正在南沙执勤的李文波没有到场领奖,他通过电视深情地说:“礁盘虽小,却代表着国家主权。为了祖国的利益,哪怕让我在南沙呆上一辈子也心甘情愿。”

 

  美丽海岛海洋环境预报主要预报内容包括海岛的海浪、海温、海面视程、乘船适宜度指数等,可以让游客全方位掌握未来3天的海洋环境状况。

多次使舰船脱险,永暑礁气象观测站27年来取得数据500多万条。  捍卫国家主权,浇筑历史丰碑

  “28次赴南沙,累计守礁2900多天;他创造了南沙水文气象10项第一,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水文气象数据140多万组……”政委一连串地说着李文波。于是,我停住了脚步,开始“琢磨”这个南沙守备部队的气象工程师。

  多次使舰船脱离险境

  另据人民日报报道,我国南沙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已经建站28年,共取得南沙海区水文气象观测数据500多万条。

 

  1991年6月,李文波得知刚组建的南沙守备部队急需水文气象专业干部,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的他,顾不得正在筹备的婚礼,毅然报名来到南沙永暑礁气象观测站。

  1985年,李文波大学毕业,他主动放弃到国家机关工作的机会,毅然到海军东海舰队当了一名海测技术员。1991年6月,正在筹备婚礼的李文波得知南沙群岛选调水文气象专业干部,主动提出了申请。新婚第5天,他就赶往南沙守备部队报到,成为南沙守备部队第一批大学生干部,负责海洋水文气象观测。

  其中,该站通过国家海洋局每月向世界气象组织提供1次月平均潮位资料,每5分钟提供1次实时潮位资料,为过往南海的中外船只提供了可靠的航海水文气象保障,为国际减灾和海洋气象预报研究作出重要贡献,在促进世界各国人民和平利用海洋资源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相当长时期内,并不存在所谓的南海问题,南海周边地区也没有任何国家对中国南沙群岛的主权提出过任何异议。同时,在一系列国际会议和国际实践中,世界各国也承认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

  “刚上来就傻眼了”,一说到南沙和气象观测,李文波就打开了话匣子:“不是怕苦,是急啊,急着建起个像样的观测站,不能总是手工操作、笨办法运算吧。我的目标是设施配套化、仪器现代化、观测精确化。尽管有上级的支持,可干起来也太难啊。离大陆1400多公里,三四个月才来一趟船,缺东少西的先不说,光是这高温、高盐、高湿的环境就难死你,好好的器材,没多久就毁了。”

  南沙常年高温高湿高盐多台风,素有“太阳海”之称,环境条件十分艰苦,而且交通不便,供给困难。1992年,李文波登上南沙永暑礁执行任务。礁上工作条件简陋,观测站缺设备、缺教材、缺骨干,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为了建好气象观测站,李文波带领气象分队想方设法将气象观测场、预报室等10多个场点逐一进行升级改造,安装了气象数据接收系统等先进设备。

  1988年1月,我国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委托,在南沙永暑礁建设有人驻守的海洋观测站,被编为全球海平面联测网第74号站。该海洋观测站是我国最南端的海洋气象观测站,也是我国第一个国际性海洋气象观测站。主要任务是观测风向、风速、气温、湿度、蒸发、日照、云量、雷暴、能见度、降雨量和水温、潮位、波浪、海水盐度、海发光等近20个项目的南海海区水文气象要素,参与国际间的资料交换,为过往船只提供航海水文气象保障等。

 

  李文波知道肩头的担子。“我这里是联合国第74号国际海洋气象观测站,所有气象数据,都要上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与国际间交换共享。”李文波不无自豪地说。在他的带领下,用了两年时间升级改造了10多个场点,观测场、预报室、气象数据卫星接收系统、气象数据卫星通信系统,一应俱全,祖国最南端有了现代化的观测站。

  南沙气象复杂,强对流空气活动频繁,如果预报不准,就会给战备巡逻、物资补给等带来极大困难,甚至给值班舰船造成危险。李文波带领分队总结出准确预报天气变化的规律,为值班舰船和守礁部队提供了准确的气象参考,多次使值班舰船脱离险境。

  观察者网此前还曾报道,气象局局长郑国光今年8月透露,我国将在永暑礁建立海洋气象广播电台,广播信号覆盖南海,造福周边渔民。

  1987年3月7日至4月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第14次会议在法国首都巴黎召开,其主旨议题是讨论通过“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该计划首次明确了200个海洋联合观测站的站址、编号和主权列属国,提出了联网观测的一系列业务标准、法律规范和权利义务。在会议讨论和正式通过“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相关法规文件时,与会沿海国家政府和国际组织代表对列属中国的5个海洋观测站,包括标号为74站的南沙群岛海洋观测站和76站的西沙群岛海洋观测站均一致赞同,未表示任何异议,这也再次有力地证明国际社会对我国南沙主权的认可。由此,也正式拉开了我国南沙海洋站艰苦卓著的建设序幕。

  “这里的气象资料真的那么重要吗?”我问。

  2007年12月,李文波发现风向、风力和海况出现了异常状况,他立即赶到气象预报室,仔细查看分析近期气象传真图,最后得出强冷空气急速南下的结论,并及时向礁领导汇报,建议值班拖船出港避风。

  郑国光当时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表示,我国已在西沙永兴岛建了一个海洋气象广播电台,可以用普通话、粤语和英文广播,越南渔民都可以收听。下一步计划在永暑礁再建广播电台,覆盖范围将更大。

 

  “当然。”李文波认真地说:“建站前,南沙海域常有船只沉没。国家海事局统计显示,自从有了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提供的气象和海况预报,这片海域再也没见沉船事故。”

  数小时后,永暑礁海域刮起了9级大风,港池里涌起了3米高的巨浪,由于拖船提前出港,及时有效地避免了重大安全事故。

  1987年5月15日至6月6日,国家海洋局派出一个44人的勘察工作组,搭乘“向阳红五号”海洋科学调查船赴南沙群岛海域进行海洋站选点勘察。经过23天高温酷暑的海上作业,工作组顺利完成了对永暑礁、华阳礁、六门礁等岛礁的地形、地质、水文、气象、化学、生物等调查,最后选定永暑礁作为建站的地点。

  为了这“零事故”,李文波和战友们的气象预报就要“零差错”。要“零差错”就要摸清“南海龙王”的脾气,找出南海复杂气象的生成规律。李文波运用在学校里掌握的知识,悉心钻研。观测、记录、分析、比对……《南沙海区季风过渡期风的特点》《南沙海区海浪年内变化特征》等论文相继出炉。他通过总结台风、强冷空气对南沙海区的影响和特点,把住了南沙海区海浪生成的脉搏。

  麻绳绑身战台风测数据

 

  这还不满足,针对南沙海洋气象业务培训没有专业教材的情况,他花了几年时间又“捣鼓”出一本10多万字的《海洋水文气象观测教材》。

  为了把每一次观测、每一组数据搞精准,李文波坚持对每天的观测数据、每月的数据报表、每年的数据汇编,反复进行比较核对,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标点、疑点和小数点,或者再细微的异常,也绝不放过。

  永暑礁建站的艰巨任务主要落在南海舰队某工程部队官兵身上。他们从湛江南下,一路战风斗浪,克服永暑礁海域风大浪高、礁石林立的艰难险阻,全力投入建站工作。南海舰队某水上工程船大队613船等工程建设兵力,刚刚到达永暑礁锚地就赶上连续20多天的大风浪,好不容易才下驳作业。然而,面对经过千百年海水冲击、边缘坚硬光滑的珊瑚岩礁盘,挖掘机却无从下口。对此,工程建设官兵们顶着八级大风和数米高的巨浪,一次次挺进永暑礁,在上海救捞局等地方施工部门和人员的密切配合下,冒着50摄氏度高温和时常来袭的强对流天气,经过400多名军地建设者180多个日日夜夜奋战,终于在1988年8月2日,用忠诚与意志在南沙永暑礁上筑起一座捍卫祖国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的历史丰碑——南沙海洋站!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李文波和他的战友们每隔两小时,就要对风向、风速、气温、潮位等近20个要素进行数据采集,每隔3小时向上级气象部门报告一次观测结果。李文波带领74号国际观测站创造了连续7000多天无差错的纪录,受到国际同行的赞誉。

  2009年8月,他发现永暑礁水准点地基出现裂纹,意识到这有可能影响到南沙地区所有潮汐观测数据的准确性,于是立即向上级建议进行复测和校准。征得上级同意后,他带领分队官兵忍受烈日暴晒、海水浸泡、被珊瑚和海胆刺伤的恶劣作业环境,在长达3海里的距离上,主动加大测量密度,坚持每10米测一次,每个数据都反复测几遍,前后仅用了5天时间,就把水准点的误差准确无误地校正过来。

 

  “有人说守礁苦守礁累,守礁寂寞无人陪。我倒觉得守礁乐守礁美,守礁的日子让人醉。”这近乎诗意的语言是李文波发自内心的真情表达。

  今年9月份,台风“海鸥”正面袭击南海海域,永暑礁港内惊涛骇浪,别说是到气象台测量数据,就是在室外站稳都很艰难。李文波硬是让分队官兵用麻绳绑住自己的身体,爬到了楼顶气象台测量数据。他说:“气象条件越差,我们越是要把数据测量得准确无误,这样才能给国家气象部门提供可靠的依据,才能使台风给人民群众带来生命和财产安全风险降至最低。”

  南沙海洋站建成后,开始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全球海平面观测系统”发送月平均水位资料和实时潮位资料,标志着我国正式履行相关国际责任。同时,国际组织授权我国在南沙岛礁建立观测站,是对我国南沙群岛主权的认可和尊重。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十大海洋事件”评选中,建立南沙站成功入选。

  这真情来自一名普通党员的爱和责任,还有军人的英勇无畏。

  正是凭着这种对工作精益求精,他连续23年观测数据无差错,观测站上报数据的质量年年被评为优等级。

 

  那次,南沙海域遭遇12级台风袭击,室外狂风大作、海面巨浪滔天,小小礁堡仿佛摇摇欲坠。“这么大风浪太危险了,你看能不能等风浪变小后再进行室外观测。”礁上领导征求李文波意见。

  23年观测数据无差错

  为国守边观测,谱写奉献壮歌

  “不行!这种恶劣气象资料是我们数据采集的重点,再危险也不能漏测一次!”说完,李文波扎上保险带,带着一名班长,顶着狂风巨浪,相互搀扶、匍匐前进到观测点。

  海洋气象分队每天观测了大量的水文气象观测数据,每月需对这些数据编制水文和气象月报表,进行统计和计算。以前都是由人工完成,由于数据量庞大,经常出现人为错误。为此,李文波自学计算机知识,设计了程序化的水文气象月报表,每月只要输入原始数据,就会自动生成报表,大大节省了人力,也大大提高了资料的准确性。

 

  守岛的战友们无法描述那种危险场景,只知道如果不是保险带系着李文波,他早就被卷进海浪里。

  20多年来,李文波等人累计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军内外气象部门提供水文气象数据150多万组,创造了连续7300多天无差错的记录。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世界海平面进行联测中的一个永久性重要海洋气象观测站点,南沙海洋站自建成以来,一直肩负着中国南海边陲海洋观测的重任,承担着南沙海域水温、潮位、波浪、海水盐度、海发光、风向、风速、气压、气温、湿度、能见度、降雨量等近20个水文气象要素的观测任务。

  与风浪搏斗了两个多小时后,李文波终于获得恶劣海况下的宝贵数据。一回到营房,他就虚脱了,一头倒在地上。

  这些年,李文波带领气象分队搞了20多项小发明、小制作、小革新,使观测工作的质量效益得到了有效提升,使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在国际海洋观测领域中逐渐脱颖而出,倍受关注。如由于测量夜间海水蒸发量,所用的仪器和方法难以操作,而且误差较大,李文波经过反复摸索和试验,研制出了一套自动滴注式蒸发测量装置,使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凭借这种执着精神,他上报的气象数据被公认为最优等级,多次被海军评为优秀资料。

  李文波还带领分队干部编写出版了10多万字的《南海水文气象观测教材》,成为南海舰队水文气象观测专业通用教材,从此结束了南海海洋气象业务培训没有专业教材的历史,先后培养了60多名专业骨干,其中50多人次荣立三等功,2名被评为全军先进水文气象工作者,2人获海军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奖。

  27年来,在数代海洋人的坚守下,南沙海洋站取得南沙海域水文气象观测数据一百多万组,这些数据通过卫星通讯迅速传输回国家海洋局的数据中心,并通过质控、校对、审核后及时发往国内外海洋、气象等组织,参与国际间的观测资料交换,为海洋灾害预警报、海洋天气预报、热带海洋环境研究、海平面变化监测与研究等提供了可靠资料。同时,每逢气象突变,南沙海洋站总会通过各种渠道,第一时间向航经南海的众多中外船只提供精确的灾害性海况预报预警,为南海船舶航行安全提供了可靠的海洋环境保障支持,为人类和平利用海洋作出了重要贡献。

  20年弹指一挥间,李文波创下了守礁次数最多、守礁累计时间最长的纪录,优秀共产党员、全军先进水文气象工作者、三等功等奖牌相继挂在他胸前。

  舍“小家”为“大家”

 

  “七一”之前,我们让李文波返回大陆,把他请到南海舰队介绍自己的事迹。他平静如水,只是在讲到南沙、讲到他的观测站时,才会流露出兴奋和自豪!

  李文波的妻子家庭条件比较好,在老家有着稳定的工作,当亲友知道他在南沙工作条件艰苦时,多次劝其转业,说既可以结束夫妻两地分居,又可以回老家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但他不愿放弃刚刚起步的南沙水文气象工作,反而说服妻子随军到湛江。

  南沙海域常年有台风袭击。每一次台风来袭前,为确保仪器设备的正常工作,值守观测人员都会一遍遍巡视和检查,想尽办法加固各种仪器设备,以确保其安全和正常工作。更有甚者,值守观测人员为了抢修台风中受损的设备,在猛烈的狂风暴雨中匍匐往返于值班室和观测场,并冒着被狂风卷进怒涛中的危险抢修更换受损设备,谱写了一曲曲爱岗奉献的壮歌。

  换防的军舰又要起航了。考虑到李文波年龄大,又患关节炎、头晕耳鸣,儿子今年又高考,我们劝他在家休整一段时间。但他说:“回大陆头几天还新鲜,住上半个月就待不住了,总觉得南沙才是我的家,回到那儿就有感觉、有乐趣。”在他坚持下,又一次踏上赴南沙的航程。

  由于常年守礁,李文波难以顾及家庭,其间先后有6位亲人去世,都未能赶回家尽孝。2005年9月,母亲病危,他回到山东老家探望,准备好好尽尽孝心。一周后,李文波接到赶赴南沙守礁的命令,他二话没说,当天跪别母亲返回部队。结果,第二天就传来母亲去世的噩耗。他站在开往南沙的军舰上,对着老家方向大喊:“娘,儿子对不起您了。”等他守礁回来,再次回家探亲时,母亲坟头上已经长满了青草。

 

  望着他的背影,我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我最大的幸福就是收看中央电视台气象预报员播报南沙气象。虽然只有短短一句话,但饱含着我与观测站同志们的辛劳和付出。全国人民都在收看我们提供的数据,这是多么大的幸福!”在他看来,他对南沙的爱、对气象的爱和付出所有辛劳所获得的补偿,都包含在每天这短短的一句话里了。

  结婚23年,李文波有10个春节在南沙岛礁上度过,几乎没有好好照顾过一次身弱多病的妻子,没有参加过一次儿子的家长会,更没有带妻儿外出旅游过。

  南沙海洋站值守观测人员远离大陆,长年处于高温、高盐、高湿的环境中,工作、生活条件都十分艰苦,还经常受到周边国家武装力量的干扰,身心承受着极大的考验。27年来,国家海洋局先后派出58批次、103名海洋观测员,海军先后派出100余批次、1000多名官兵到永暑礁观测站值守,涌现出“2010年全国十大海洋人物”何雅兴、被授予“南沙卫士”荣誉称号的罗培史、“感动中国2012年度人物”李文波等一批先进典型,海军有多人被评为全军优秀气象水文工作者。

  南沙守备部队工作23年,李文波先后31次上南沙,往返南沙62次,海上航渡460多天,累计守礁103个月。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守礁生活,使李文波患上了头晕耳鸣、风湿疼痛等多种病症,尤其是关节炎发作时,上厕所、下楼梯都需要人搀扶。即便是这样,每次换班他都主动要求执行守礁任务。他常说:“我深爱南沙,只要南沙需要我,我就是倒也要倒在南沙礁盘上!”

 

  作为80年代初期的大学生,李文波的同学有的成了国家部委领导、大型企业高管或社会知名人士,还有一些同学移民海外。一次大学同学聚会,许多大学同学对他长期在南沙当一名普通技术员感到不解,有的同学主动提出要帮他调到大城市,但他都婉言谢绝。他说:“南沙确实苦,可它再苦也是祖国的一部分,总得有人来建设它、保卫它。我是一名南沙卫士,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愿长期在南沙干下去!”

  加强环境观测,和平利用南沙

  文/图 记者 王普 通讯员 高毅 杨波

 

  南沙海洋观测站是我国位于南海地区的重要海洋站,也是全球海洋水文气象观测站点之一。该站的建成对研究太平洋海平面的变化规律和地壳变迁、热带海洋水文气象及南海台风、地理环境变化、防灾减灾等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提供和积累了重要的科学资料,而且对于和平开发和利用南海海洋资源以及推动中国和南海周边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新形势下,更好地和平利用南沙岛礁资源开展海洋环境观测监测,主动承担起南海环境保障的国际责任和义务,将是实现我国与南海周边国家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繁荣的重要举措之一。(中国军网)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www.416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多次使舰船脱险,永暑礁气象观测站27年来取得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