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 外国军情 > 旧爪哇陆军曾想在乡友对美军用毒气,美利哥第

旧爪哇陆军曾想在乡友对美军用毒气,美利哥第

文章作者:外国军情 上传时间:2019-07-06

  关于旧日本海军是否曾经进行过人体毒气实验,近日日本媒体有了新的发现。

  据日本共同社8月18日报道,日本研究人员发现的记录以及相关人员的手记等记载着旧日本陆军在中国大陆的战争中多次使用毒气、关东军防疫给水部(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等。然而由于终战时很多资料被废弃,实际情况至今不明,尤其是海军的情况不甚清楚。

图片 1

毒气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就已运用。后作为一种禁用化学武器,毒气弹在《凡尔赛条约》第171条和《海牙公约》等系列国际公约,都明确被禁止使用,包括催泪弹。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签署了这一系列国际公约。

图片 2

  据日本共同社18日报道,针对“二战”时期旧日本海军曾为研究毒气在日本国内进行人体实验一事,通过对多份收藏于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和国会图书馆资料的查阅,共同社确认了其中有关涂抹使皮肤溃烂的“糜烂剂”的存在,部分资料记载了以军队相关人员为对象,出现皮肤长水疱的受害情况。

  有意见指出,在战争中使用毒气的背景在于中方的防御和攻击能力不足,因而有望发挥很大效果且遭到报复的可能性小。另一方面,对美军的方针则不同。中央大学名誉教授吉见义明称:“陆军担心遭到报复,在较早阶段就决定停止对持有大量化学武器的美军使用。海军直到最终阶段都曾设想可能在本土决战中对美军使用因而进行了准备。”

  据共同社报道:近日有新的二战秘密文件披露,在侵华战争以及太平洋战争时期,当时的日本海军曾为研究毒气在国内进行人与体实验。学者称这是首次出现日本在本土进行毒气实验的报告,并指原因可能是准备负嵎顽抗,与美国在本土进行毒气决战。

但日本没有放弃使用毒气。二战前,日本对侵略中国蓄谋已久,秘密进行演练,为日后实施毒气战暗中准备。

资料图:正在进行防毒面具试验

  保管了相关材料的是日本防卫研究所内的技术研究所化学研究部(位于神奈川县),以及其改组后的相模海军工厂化学实验部,该研究所的这个部分保管着多份海军负责毒气武器研发的报告,相关内容是关于糜烂剂的芥子气和路易氏气解毒药剂的开发。

  据悉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东京审判)中关于毒气没有严厉追究,未能成为弄清实际情况的舞台。吉见分析当时的资料,指出这是因为主导审判的美guo认为若对日方问罪,则会束缚自身使用毒气。

  据悉,这些历史资料收藏于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和国会图书馆,其中包括日军在日本研发糜烂性毒剂芥子气和路易氏气的相关实验报告和论文。这意味着,日军当时不止有731部队等在中国秘密进行非法的活体实验,亦在国内同时开发毒气。

侵华前日本毒气演练

6月22日,美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美国政府首次承认,二战期间曾用士兵进行化学武器人体试验,并根据种族将他们分类测试。有数万人参加了相关试验。

  其中,相模海军工厂1944年汇总的“关于解毒剂的研究”的报告,记述了利用人体确认开发的药剂效果的实验。例如在手腕上涂抹芥子气后用药剂洗去,或用药剂清洗渗入芥子气的军装布料后,再将布料贴在人体皮肤上进行观察。报告记载,进行相关操作之后,有的人生了大水疱,部分实验还以军队相关人员为实验对象。报告的封面上标有“秘”、“处理方法・用完后烧毁需上报”等字眼。

  据介绍,旧日军毒气是以杀敌或使敌人失去战斗能力为目的,有很多种类。糜烂剂使皮肤溃烂,也会对眼睛和呼吸器官造成伤害。其中芥子气还被称为芥末气体。喷嚏剂(呕吐剂)对眼睛及喉咙产生强烈刺激。高浓度时则会使人陷入呕吐及呼吸困难。此外还有引起肺功能障碍的窒息剂、妨碍细胞呼吸的血液剂。在国内制造过程中曾导致很多人健康受损。大量化学武器被遗弃在中国大陆,战后毒气泄漏造成危害。《禁止化学武器条约》规定日本有义务进行废弃处理,处理工作仍在继续。

  实验对象身份不明

图片 3

据新华社电 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用数万名美军士兵做化学武器活体试验,并且把试验对象按照人种分类。美国政府承诺给予受害者补偿,但是至今许多老兵表示,这一承诺没有兑现。

  此外,共同社方面还发现了保存在国会图书馆中,主要内容是让人吸入毒气的实验论文。论文中记载,在1941年以“有助于气体检测及防御”为目的进行的实验中,含有让人吸入称作喷嚏剂或呕吐剂的毒气,并调查感知所需的时间的相关内容。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日本侵华战争及太平洋战争时期的旧日本海军曾为研究毒气在日本国内进行人体实验。

  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的历史资料披露,进行本次本土毒气实验的是负责生化武器的日本海军防卫研究所,后来改组为相模海军工厂。此工厂在1944年整合出解毒剂研究报告,记述利用人与体测试药剂研发效果的实验。实验行为包括在手腕涂上芥子气,再用药剂清洗;或将渗有芥子毒气的军装布料放在人与体皮肤上观察,结果有些人生了大水疱。据悉,某些毒气实验对象是日本军方人员。

一、1937年,日本首次对中国使用化学武器

恐怖试验 19岁士兵被锁进毒气室

  吸入实验是在至少有80名16岁至39岁的人群中进行的,但实验人员的身份不明,实验结果据称是这些人未出现健康受损。值得注意的是,该论文的作者是一名军医,曾隶属于舞鹤海军医院(位于京都府)等,该论文还被作为当时日本海军省教育局的“秘密军事教育图书”。论文中还引用了其他海军军医的以往研究,包括让人吸入理论上无法忍受的浓度的毒气等利用人体的“许多试验”,从论文中可以看出,进行实验者对实验对象反复进行了实验。

  现已确认详细记述涂抹使皮肤溃烂的“糜烂剂”等的多份资料收藏于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和国会图书馆。部分资料记载着以日本军队相关人员为对象,以及出现皮肤长水疱的受害情况。

  而国会图书馆则存放了由日本海军军医1941年撰写的人与体吸入毒气的实验论文,实验对象最少有80名16至39岁身份不明的人,他们要吸入称为喷嚏剂或呕吐剂的毒气,让军方确定感知毒气所需时间。然而目前披露的资料信息并未提及是否有人员因毒气实验而死亡。

侵华开始后,日本陆军对待技术落后的中国军队,全然不顾国际禁令。1937年7月28日,日本天皇裕仁发布授权使用化学武器第一道命令。参谋总长闲院亲王传达命令:在夺取北京——通州地区的过程中,适当的时候可以使用催泪弹。

二战期间,为防备日军发动毒气战,美军高层制订秘密计划,用大约6万名士兵作试验,以检验美军防毒装备效果以及对毒气对人体伤害程度。美军还制订了至少一项主动发起毒气战的计划。

  此前,关于日本军队使用毒气,有日本陆军在中国大陆将其用于战争及人体实验等的相关记录,而此次的资料则证实了日本海军进行的相关人体实验。

  日本中央大学名誉教授吉见义明等多位专家称首次看到该资料,并指出实验的背景可能是设想在国内与美军进行毒气战。

  二战尾声仍妄想用化武

同年9月11日,裕仁发布第二号天皇命令,批准在上海部署某特别化学武器部队。这些命令最初批准的是小规模试验性的毒气使用,后来在中国、蒙古主要战场发展成大量使用。

美国政府上世纪90年代初承认用美军士兵作试验。不过,美国媒体依据老兵回忆和史料,挖掘出一些不为人知的残酷事实。

  报道称,这是在日本国内首次看到的关于日本海军进行毒气实验的相关资料,日本国内有意见指出,这些实验的背景可能是当时的日本政府设想在日本国内与美军进行毒气战。由于当时中方的防御和攻击能力不足,因而(毒气战)有望发挥很大效果且遭到报复的可能性小,但是当时日军对美军的方针则不同。中央大学名誉教授吉见义明称:“(日本)陆军担心遭到报复,在较早阶段就决定停止对持有大量化学武器的美军使用。海军直到最终阶段都曾设想可能在本土决战中对美军使用因而进行了准备。”

  日本防卫研究所保管着多份海军负责毒气武器研发的报告。内容是关于糜烂剂的芥子气和路易氏气解毒药剂开发。‘’

  日军1941年底偷袭美国珍珠港,美国卷入太平洋战争。日本海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始终未使用毒气,估计是因为惧怕美国的还击。但本次的资料显示出,海军直到战争的最后阶段,都曾妄想在本土与美国决战,不顾本国平民,使用化学武器。然而,侵华日军在中国战场一早就使用毒气,背景在于中方并未开发化学武器,因此不担心遭到报复。

1938年8月至10月侵略武汉时,日本天皇批准使用毒气共375次。在对广东的侵略中,授权日二十一军使用催泪弹和毒气两种化学武器。

试验主要使用芥子气,一种糜烂性毒剂。试验形式分为三类:直接把芥子气液体涂抹在皮肤上;室内毒气试验;野外模拟毒气战试验。

  共同社19日报道指出,当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东京审判)并没有针对使用毒气的相关事实进行严厉追究,相关材料也遗失不少,导致现在要搞清楚这一问题的来龙去脉越发困难。吉见分析当时的资料指出,当年东京审判之所以没有对此细究,是因为主导审判的美国认为若对日方问罪,则会束缚美国自身使用毒气。

  此外还发现日本国会图书馆保存着让人吸入毒气的实验论文。在1941年以“有助于气体检测及防御”为目的进行的实验中,让人吸入称作喷嚏剂或呕吐剂的毒气,调查感知所需的时间。

  至于日本侵华陆军731部队为研发生化武器在中国犯下的反人类罪行,日本研究人员声称由于战时资料多被废弃,如今较难搜集实际情况。然而在早前,日本国内媒体已多次对罪行进行披露。此外,战后的东京审判没有追查日方使用毒气,也令这一罪行至今悬而未决。

毒气战中日军曾使用的防毒面具

查理·卡维尔当年19岁。为换取两周休假,他自愿参加试验,却并不知道试验内容,直到被锁入毒气室。

  为了杀敌或使敌人失去战斗能力,旧日本军队曾经开发了很多种类的毒气。例如,糜烂剂使皮肤溃烂,也会对眼睛和呼吸器官造成伤害;芥子气还被称为芥末气体;喷嚏剂(呕吐剂)则能对眼睛及喉咙产生强烈刺激,高浓度时更会使人陷入呕吐及呼吸困难。此外,还有引起肺功能障碍的窒息剂、妨碍细胞呼吸的血液剂。这些毒剂在日本国内制造过程中,曾导致很多人健康受损,而大量化学武器被遗弃在中国大陆,战后毒气泄漏造成了巨大危害。国际《禁止化学武器条约》规定日本有义务对其进行废弃处理,相关处理工作仍在继续。

  吸入实验的对象至少有80名16至39岁人群,但身份不明。据称这些人未出现健康受损。笔者是军医,曾隶属于日本舞鹤海军医院等,该论文被作为海军省教育局的“秘密军事教育图书”。

图片 4

毒气室里放着冰块,以增加空气湿度,加强芥子气的效力。大约1小时后,6名自愿者被允许离开毒气室,卡维尔和其他5人继续接受试验。他的皮肤开始发红、起泡。又过了1小时,卡维尔获准离开毒气室,却仍然穿着遭芥子气浸染的军服。

  论文中引用了其他海军军医的以往研究,包括让人吸入理论上无法忍受的浓度的毒气等利用人体的“许多试验”,从中可以看出反复进行了实验。

二、使用毒气避免伤及在中国的欧美人

“门没有把手,你出不去,”卡维尔告诉美国公共广播电台记者。时至今日,他如果进入上锁的房间,就会想起当年的毒气室,继而开始恐惧。

1939年3月,裕仁批准陆军中将冈村宁次使用超过1.5万筒毒气。这是在中国最大规模的化学武器战。岗村后来为他使用化学武器要求进行辩解时说,需要用毒气筒来恢复部队的荣誉,给他们“一次胜利的感觉”。

93岁的老兵罗林斯·爱德华兹回忆道:“就像全身着火,我们开始尖叫,试图闯出去。一些人昏倒了。最后,他们终于打开门,让我们出去。”

在侵华战争中,只要日本想有效扭转战局,就必定使用化学武器。1940年7月,裕仁同意闲院亲王的要求,批准中国南方地区司令官使用毒气。

划分人种 试图让有色人种在战场打头阵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担心受到报复,日本鬼子在使用毒气时十分小心,避免伤及在中国的欧美人。但对中国人毫不顾忌,包括不是士兵的中国普通老百姓。

美国公共广播电台调查发现,美军当年按人种划分试验对象,包括非洲裔、日裔。来自加勒比海波多黎各的士兵也被单独划分。

图片 5

美国政府拒绝提供档案材料或证实按照人种划分试验对象。加拿大史学家苏珊·史密斯2008年依据解密档案,在一篇文章中提出这一观点,推断美国军方试图研究黑人士兵和来自波多黎各的士兵是否对化武的抵抗力更强,从而在战场上将让他们打头阵,让白人士兵留在后面。

三、8年使用化学武器1731次

至于日裔美军士兵,军方认为他们的体质与日军相仿,可以推测毒剂对日军的作用效果。

日军使用的毒气有催泪性的苯氯乙酮、呕吐性的联苯氯化胂、糜烂性的芥子气和路易氏气,还有窒息性的光气、氯化甲基吡啶和氯酸气。

“他们说,我们成为试验对象是为观察毒气对黑色皮肤的效果,”黑人老兵爱德华兹回忆道。70多年来,他在毒气试验中受伤的部位仍然会严重脱皮。他把脱落的皮屑收集在一个罐子中,作为佐证,向人们讲述当年的遭遇。

芥子气是一种伤害力很大的毒气, 芥子气为糜烂性毒剂,对眼、呼吸道和皮肤都有作用,中毒后会出现疲乏、头痛、头晕、恶心、呕吐、抑郁、嗜睡等中枢抑制及副交感神经兴奋等症状。中毒严重可引起死亡。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确认为致癌物。

索赔艰难 老兵寻补偿却一再碰壁

网上流传的数据显示,日军8年先后在中国14个省市、77个县区,使用化学武器1731次。对中国军队造成的死亡率平均每年为8.5%,最高达28.6%(1937年)。

毒气试验项目解密后,美国退伍军人事业部曾许诺,将寻找大约4000名参加最严酷试验士兵的下落,同时将向受到永久性伤害的士兵提供补偿。

日本残忍地对华发动毒气战,却不敢用它对付拥有强大化武攻防能力的西方列强。1941年7月,日本战场南下,陆军开往法属印度支那的南部地区时,参谋总长杉杉元发布命令,明确禁止使用毒气

然而,20多年后,退伍军人事业部仅尝试寻找610人,方式为发送一份电子邮件。按照这一部门的说法,当初的档案记录不全,“没有社会保险号码、没有地址……没办法找到他们”。

图片 6

然而,美国公共广播电台仅凭参试人员名单和公共记录,两个月内就找到1200名当年参加试验的老兵。

四、美国以同样的手段警告日本

超过40名接受采访的老兵或亲属表示,他们多次寻求补偿,却一再碰壁,一些人最终被迫放弃。

历史上,违法国际公约,大规模使用反人类的化学武器的国家只有日本,国际社会对日本批评不断。1938年5月14日,国际联盟作出谴责日本使用毒气的决议。

由于是秘密计划,那段经历没有出现在参试军人的正式服役记录中。军方事后也没有给他们提供医疗保障。而且,他们被勒令保守秘密,就医时不能向医生讲述实情,从而难以获得充分治疗。

因为日本已经退出国际联盟,结成了德意日轴心国,所以对国际的谴责不屑一顾。

退伍军人事业部开列一份清单,如果老兵因毒气试验患清单上的疾病,可以作为求偿的凭据。这一部门还曾经宣布,降低举证标准。但是,受访老兵表示,即使满足了这些要求,退伍军人事业部仍要求他们提供更多信息和证据。

旧爪哇陆军曾想在乡友对美军用毒气,美利哥第3回承认世界二战时曾开始展览化武人体试验。同盟国美国也储备有大量化学武器。1942年6月5日,美国总统罗斯福严肃地警告日本:“如果日本继续对中国或其他联合国成员国使用这种非人道的战争手段,我国政府就会认定,与此相类似的行为也将会对美国使用,我们也许就会按同样的方式向日本实行最大限度的制裁。”

老兵纳特·舒尔曼在试验中健康受损,于1979年向法庭提起索赔诉讼无果,原因是如果军人因服役受伤,军方可以免于受到起诉。1990年,舒尔曼带领一批老兵公布了他们的遭遇。他于2013年去世。

后来日本遭到美国原子弹打击,与日本军国主义不知收敛使用化学武器不无关系。

88岁的哈里·博林杰因毒气试验患上呼吸疾病和湿疹,也没有获得补偿。他曾奔波4年寻求补偿,最终于1994年放弃。两年后,军方给他发去一份电子邮件,对他参试作出褒奖。但是,博林杰表示,他再也不会去退伍军人事业部在当地的办公室。“我已经厌恶了。有什么用?”

图片 7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旧爪哇陆军曾想在乡友对美军用毒气,美利哥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