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 军事资讯 > 用诱饵将其拉入美国阵营,外媒称奥巴马卖力拉

用诱饵将其拉入美国阵营,外媒称奥巴马卖力拉

文章作者:军事资讯 上传时间:2019-05-24

(原标题:美国把越南当成棋子?而且还是次要战略方向)

 

  7日,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已踏上白宫为其铺设的红毯,正式开启对美国的首次访问之旅。美国媒体对阮富仲此行背后之于美国的意义,普遍集中将其与中国挂钩。美国《华盛顿邮报》7月6日报道称,美国总统奥巴马此番卖力拉拢越南,其目的是为了寻求重建美越关系,力图与越南成为战略伙伴,共同对抗中国崛起。

(原标题:同床异梦的“战略伙伴”:美越军事合作40年)

图片 1

参考消息网5月23日报道从5月22日开始,美国总统奥巴马抵达越南首都河内进行为期3天的正式访问。奥巴马也成为继克林顿和小布什之后,越战结束以来第三位访问越南的美国总统。据美联社等媒体报道,美国白宫方面透露,此番奥巴马将与越南领导会谈,讨论加强越美在经济、安全领域等领域合作的方式。尤其,对“美国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问题的探讨,十分引人注目。

  从5月22日开始,美国总统奥巴马抵达越南首都河内进行为期3天的正式访问。奥巴马也成为继克林顿和小布什之后,越战结束以来第三位访问越南的美国总统。据美联社等媒体报道,美国白宫方面透露,此番奥巴马将与越南领导会谈,讨论加强越美在经济、安全领域等领域合作的方式。尤其,对“美国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问题的探讨,十分引人注目。

  《华盛顿邮报》写道,历史上,美越关系曾因越战一度紧张。2015年是美越关系正常化第二十个年头,奥巴马7日将在白宫迎接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这将是一次充满象征意义的会晤。

参考消息网5月21日报道据越媒报道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定于5月23至25日对越南进行正式访问。访越期间,军事合作、南海问题预计将成为双方讨论重点,或许美方会用对越军售和完全解除对越武器禁令换取金兰湾使用权,而越方会同意吗?我们不妨先看看越战结束40年来,美越两国军事交流合作的历程再做评判。

图片 2

图片 3资料图:奥巴马抵达越南进行访问。

  报道指出,奥巴马很少在总统办公室接见非国家元首的外国领导人,这更加突出了阮富仲白宫此访的不寻常。此外,2013年奥巴马在白宫接待了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Truong Tan Sang),并于2014年在缅甸的地区峰会上会见了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

10年解冻:各取所需关系回暖 军事合作仅限“找人”

5月23日,在越南首都河内,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前左一)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前左二)共同检阅三军仪仗队。亚太日报记者闫建华摄

资料图:奥巴马抵达越南进行访问。

  其实,从美国全球战略布局来看,南海乃至东亚地区并非是美国的主要战略方向。其主要方向一直在在欧洲和中东地区。冷战中,美国和苏联在欧洲的明争暗斗,激烈程度超过了其他任何地区。可以说,除了兵戎相见,其他什么都较量过。中东地区则一直与美国维系全球金融霸权体系有着密切关系,还关系到全球能源线路的通畅。因此,美国对中东地区则从来没有放松,一直“坚定地”支持以色列,就是表现之一。

  据报道,有美国政府官员表示,越南一直以来都在释放欲同美国打造更深层次经济、军事关系的兴趣信号,奥巴马也向越南伸出手回应。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表示,获取阮富仲的支持,对于推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及其他美国主导的倡议至关重要。此外,外界舆论称,奥巴马正考虑2015年秋季亚洲之行时访问越南。

越战结束后,1976年越南通过大选正式实现统一。美国看到无力阻止“多米诺骨牌”倒下,遂决定推行战略收缩政策,继续降低东南亚军事存在的重要性,但其从全球战略考虑,还是想与越南关系正常化以抗衡苏联的战略攻势。

文 | 亚太日报特约评论员黄日涵

其实,从美国全球战略布局来看,南海乃至东亚地区并非是美国的主要战略方向。其主要方向一直在在欧洲和中东地区。冷战中,美国和苏联在欧洲的明争暗斗,激烈程度超过了其他任何地区。可以说,除了兵戎相见,其他什么都较量过。中东地区则一直与美国维系全球金融霸权体系有着密切关系,还关系到全球能源线路的通畅。因此,美国对中东地区则从来没有放松,一直“坚定地”支持以色列,就是表现之一。

  

  报道分析认为,奥巴马政府意将美国的外交注意力从中东和欧洲的传统热点问题转移至应对中国在亚洲的崛起,此次奥巴马向越南示好就是其战略的一部分。在美国国会对奥巴马提出的“快速通道”贸易法案点头后,这一战略获得了极大的推动。

图片 4

本月2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结束了对越南的访问。其间,他宣布美国将全面解除对越的武器禁售令。

图片 5

图片 6资料图:越战中的美军和直升机。

 

资料图:侵柬越军。

在越南胡志明市的统一宫,每一位讲解员都会将美国总统曾经到访的景点作浓墨重彩的讲述,对美国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1995年美越关系正常化以来,克林顿、小布什都曾到访越南。2015年是美越两国建交20周年,也是越战结束40周年,同年7月,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对美国进行了5天的访问,美越关系可谓热络。

资料图:越战中的美军和直升机。

用诱饵将其拉入美国阵营,外媒称奥巴马卖力拉拢越南。    观点或会提出疑义:冷战时期,美军大规模参战的地区,都在亚太地区(具体说是中国周边的东亚地区),怎么能说东亚地区是美国的“次要战略方向”。其实,“次要”只是相对而非绝对。而且,本文所说的“次要”,指的是美国对不同地区的基本战略定位,而不是具体行动的力度。

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两国政府就越战遗留问题举行过多次会谈,但因后来越南倒向苏联并入侵柬埔寨,被惹恼的美国卡特政府撕毁了战后向越提供47.5亿美元重建援助的承诺,同时从1978年开始对越采取严厉的贸易禁运政策,美越军事关系处于跌入冰点。

如果从时间选择来说,去年是奥巴马访问越南的绝佳时机,为何一直拖到了现在?一方面,说明越南在美国的战略排位中是可以往后“放一放”的;另一方面又说明越南是“不可或缺”必须在卸任前来一趟的。

观点或会提出疑义:冷战时期,美军大规模参战的地区,都在亚太地区(具体说是中国周边的东亚地区),怎么能说东亚地区是美国的“次要战略方向”。其实,“次要”只是相对而非绝对。而且,本文所说的“次要”,指的是美国对不同地区的基本战略定位,而不是具体行动的力度。

    先说战略定位。前文提到的欧洲和中东,对美国来说是“必须抓紧”的地区,再难也不能走。因此,无论局势多么复杂,情况多么恶化,美国必须要应对,而且必须要有所作为。这就是为什么在欧洲其会借乌克兰问题上挑动俄罗斯最敏感的神经,同时坚持推行北约东扩的原因。而在中东乱局的大背景下,美国还以军事力量保持对该地区的压力,即便其表面上已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抽身而退”。

直到1986年越共六大后,迫于国内经济危机和国际局势发生深刻变化,越南软化态度,多次向美国示好,还主动归还了一些美军遗骸。但美国仍坚持双方关系正常化必须满足两个先决条件:一是从柬埔寨撤军,二是寻找越战美军失踪人员。特别是后者构成了这一阶段(1986至2000年)双方军事合作的主要形式与内容。

图片 7

先说战略定位。前文提到的欧洲和中东,对美国来说是“必须抓紧”的地区,再难也不能走。因此,无论局势多么复杂,情况多么恶化,美国必须要应对,而且必须要有所作为。这就是为什么在欧洲其会借乌克兰问题上挑动俄罗斯最敏感的神经,同时坚持推行北约东扩的原因。而在中东乱局的大背景下,美国还以军事力量保持对该地区的压力,即便其表面上已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抽身而退”。

图片 8资料图:1975年为接收南越逃亡者,美军将直升机推到海里以腾出甲板。

图片 9

2000年11月,克林顿成为越战后首位访越的美国总统。资料图

图片 10

    而在亚太地区,美国的方式则“灵活进退”。冷战时,苏联势力在东亚地区影响力正盛,美军扶持的中国国民政府失败,甚至“被动卷入”(注:此为美方观点,其实是其当时的战略选择不多)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相继退出中国大陆和中南半岛。在越南,1976年越南南北实现统一后,美国推行战略收缩政策。曾经的“亚洲第一军港”——越南的金兰湾,在1979年成为苏联海军的前哨基地。这种“说走就走”的行为,表面上是因为军事斗争失利,根本原因还是美国对该地区本来就有“可以暂时离开”的选项。

资料图:美方人员在越南-老挝边境地带搜寻越战失踪者遗骸。

毋庸讳言,进入21世纪以来,美越双方的高层互动非常频繁,对于两个曾经刀兵相见20年的对手来说,能够坐在一起谈笑风生,除了国家利益,没有更好的解释。越南选择美国作为合作伙伴,接受这个来自昔日敌人抛来的橄榄枝,无外乎基于两个层面的考虑。

资料图:1975年为接收南越逃亡者,美军将直升机推到海里以腾出甲板。

    当然,“暂时离开”也是相对的。在东亚地区,美国通过一些盟友“间接”实施战略目 的。比如,冷战到现在,美国一直支持韩国、日本、中国台湾当局等,形成“岛链”来遏制中国大陆;借朝鲜半岛危机和核问题,以“国际调停”的角色介入东北亚地区局势;在越南,美国则充分利用了各种矛盾。

越南给予美军失踪人员调查工作组极大便利,不仅特许美国人在境内空中、地面自由行动,还让美军人员常驻河内查阅军事档案,甚至允其进入军事基地和越南-老挝边境地带勘探、挖掘。从柬埔寨撤军后,越南在寻找美失踪人员问题上态度更加积极主动,短短3年内就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花了50万个工作日开展搜寻工作,先后找到458具美军遗骸。截至1995年初,越南已向美方移交了600多具遗骸。

首先是为满足国内经济发展的需求。1991年越南实行革新开放,经济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在越南经济高速发展的阶段,俄罗斯由于国内的经济困局,缺席了越南的发展机遇。为了获得更多的增长机遇,越南选择与美国走近。1995年克林顿宣布美越关系正常化以来,双边贸易额大幅增长,2000年美越双方签订了双边自贸协定。近几年来,美越两国贸易连续以20%的速度增长。

而在亚太地区,美国的方式则“灵活进退”。冷战时,苏联势力在东亚地区影响力正盛,美军扶持的中国国民政府失败,甚至“被动卷入”(注:此为美方观点,其实是其当时的战略选择不多)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相继退出中国大陆和中南半岛。在越南,1976年越南南北实现统一后,美国推行战略收缩政策。曾经的“亚洲第一军港”——越南的金兰湾,在1979年成为苏联海军的前哨基地。这种“说走就走”的行为,表面上是因为军事斗争失利,根本原因还是美国对该地区本来就有“可以暂时离开”的选项

图片 11资料图:美军航母“林肯 ”号行驶在南中国海。

图片 12

其次是为制衡中国在南海的影响力。对于美越两国而言,选择在军事上加强合作,可以说“一拍即合”。在南海岛礁问题上,越南的诉求让美国寻找到合作的“契机”。于是,美国从2010年开始就邀请越南参加非战斗性军演,同年美越两军举行首次年度高层防务政策对话。与此同时,奥巴马政府对越南的军援也超过泰国,越南一跃成为美国在东南亚重要的军事安全战略合作伙伴。奥巴马政府更是从2014年开始就部分解禁对越南的致命性武器出口,这次奥巴马刚到访越南,就顶住压力出了大招,宣布全面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

当然,“暂时离开”也是相对的。在东亚地区,美国通过一些盟友“间接”实施战略目的。比如,冷战到现在,美国一直支持韩国、日本、中国台湾当局等,形成“岛链”来遏制中国大陆;借朝鲜半岛危机和核问题,以“国际调停”的角色介入东北亚地区局势;在越南,美国则充分利用了各种矛盾。

    越南因经济等原因,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试图同美国修复关系。美国则借此逐步因势利导。1995年,美国克林顿政府与越南正式建交,但直到2000年11月,克林顿才成为越战后首位访越的美国总统,美越两国军事合作正式拉开帷幕。期间的5年时间,美国充分运作,表面上“增进美越互信”,实质上则不断“放出诱饵”,将越南逐步拉入美国自己的“战略步调”。

资料图:转交美方的越战失踪者遗骸。

图片 13

图片 14

    进入21世纪后,特别是奥巴马上台后,一改此前美政府的做法,高调宣布“重返东南亚”,继而拓展为“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美国和越南在政治、军事层面的互动也越来越多。比如,2010年美第7舰队访越并开展“非作战性”联合演习,目前已成常态化。2015年7月,越南领导人阮富仲首次以越共总书记的身份对美国进行“历史性”访问。而今年5月奥巴马访越,可以说是与阮富仲访美的外交互动。美国的这些动作,不可谓不细致,也不可谓不周密。如此看,美国经营所谓的“次要战略方向”,依然“兢兢业业”,这本质上是因为其掌握全球战略主动权,能在“合适的限度内”予取予求。

里根和老布什执政时期对越南的合作态度都表示满意,1995年克林顿政府还与越南正式建交,为两国军事关系未来发展打下良好政治基础。但需要说明的是,这期间,美越仍相互心存芥蒂,美方只派出过2任太平洋舰队司令和1位助理防长访越,且重点依然是寻找失踪人员下落。而越南出于对美战略意图的猜忌,以及在人权、宗教、民主等价值观和政治体制上存有严重分歧,双方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军事合作相当冷淡。

2012年6月,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访问越南金兰湾。资料图

资料图:美军航母“林肯”号行驶在南中国海。

对于国际关系而言,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越南作为南海区域重要的声索国,非法占据了中国29个岛礁,面对来自中方的压力,越南迫切需要引入美国的力量来制衡。对于奥巴马而言,他自然也想从越南多拿到一些甜头,除了越南航空公司宣布购买美国波音公司100架飞机之外,奥巴马更在意是否能够重返金兰湾。

越南因经济等原因,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试图同美国修复关系。美国则借此逐步因势利导。1995年,美国克林顿政府与越南正式建交,但直到2000年11月,克林顿才成为越战后首位访越的美国总统,美越两国军事合作正式拉开帷幕。期间的5年时间,美国充分运作,表面上“增进美越互信”,实质上则不断“放出诱饵”,将越南逐步拉入美国自己的“战略步调”。

近年来,随着俄罗斯国力增强和俄美对抗加剧,俄美都试图重返金兰湾军事基地。本次,奥巴马的访问更是将重返金兰湾作为一个重要目标。其实早在2012年,美国防长帕内塔访问金兰湾时,就表达了重返金兰湾的强烈愿望。随后,在2013年3月,俄罗斯防长绍伊古也访问金兰湾,并宣布俄罗斯将帮助越南建立一支新潜艇部队。

进入21世纪后,特别是奥巴马上台后,一改此前美政府的做法,高调宣布“重返东南亚”,继而拓展为“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美国和越南在政治、军事层面的互动也越来越多。比如,2010年美第7舰队访越并开展“非作战性”联合演习,目前已成常态化。2015年7月,越南领导人阮富仲首次以越共总书记的身份对美国进行“历史性”访问。而今年5月奥巴马访越,可以说是与阮富仲访美的外交互动。美国的这些动作,不可谓不细致,也不可谓不周密。如此看,美国经营所谓的“次要战略方向”,依然“兢兢业业”,这本质上是因为其掌握全球战略主动权,能在“合适的限度内”予取予求。(作者/王绥翊)

由此可见,美俄之间都希望争夺金兰湾这一重要基地,然而从目前的形势来看,美俄重返金兰湾都存在一定障碍,对于俄罗斯而言,目前国内的经济形势并没有如预期般理想,重返金兰湾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撑,目前俄罗斯可以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对于美国而言,虽然具备实力,但美越双方都需要考虑到俄罗斯和中国的反应,美国重返金兰湾这一举动可能会触到俄罗斯和中国的红线,因此美国要全面进驻金兰湾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不排除越南采用折中方式处理这一问题的可能性。

图片 15

越南河内街头欢迎奥巴马到访的标语。图/路透社

除了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阻力,越南国内的压力也是美国进驻金兰湾的重要障碍。一方面,越共十二大后,阮富仲连任总书记。阮富仲长期在越共意识形态部门工作,对越美意识形态领域的矛盾和激烈斗争有清醒认识,曾多次在党刊、党报上力主在加强越美合作的同时也要清醒的认识两国在制度和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和斗争,积极防范“自我演变”和“颜色革命”,对美国需要保持一定的警惕。因此,越南在对美关系的发展程度、节奏和内容等方面都将更加稳妥也更加均衡,实现在中美之间的“有效平衡”。

另一方面,越南军方对于与美国深度合作,也抱有疑虑。越南军方更加注重共同培养与美国在军事上的互信,而不是形式上的合作尤其是在金兰湾的合作上大踏步前行,更不愿意唯美国“马首是瞻”,成为美国在亚太的马前卒。因此,越南在与美国合作的同时,防范也将进一步加强。由于意识形态的差距,美越两国出于现实利益考量而迅速走近并不能根除双方政治理念和外交目标的深度对立性。短期来看,美越之间相互利用仍将是双方未来关系发展的长期特点。美越之间虽然“旧敌”变“新友”,但是否是真朋友,仍有待时间的检验。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用诱饵将其拉入美国阵营,外媒称奥巴马卖力拉

关键词: